香港,你怎么了?

       一位历经沧桑的母亲,在病入膏肓、无力反抗的时期,被人贩子抢走了自己的一个孩子,但还是在某一天,这个母亲找回了他,将他拥入怀抱,百般呵护,此时这个母亲已经不再柔弱,不再任人宰割。考虑到这个孩子与其他孩子在不一样的环境中长大,为了让这个孩子能延续他的生活习惯,这位母亲同意他继续按照他的方式行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孩子有时会表现出情绪上的不满,不满对他的管教,不满社会给他的压力,甚至都不愿去了解母亲的过往,觉得这是他的自由。

       开始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查阅了一些资料,关于香港、关于英国。这是因为已经相当长一段时间,我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新闻翻看香港最新局势,揪心、痛心、伤心,希望这艰难的日子早点过去,然而看到的却是进一步升级的态势,问题在哪里呢?

       香港混乱的局势起因是《逃犯条例》修订,反对派宣称该条例会成为内地对香港不同政见人引渡的借口,进而破坏一国两制对港人的法律保障,但这是反对派对此次修订内容的过度解读、借题发挥。所以这里需要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反对派会“担心”这会是内地对香港的干涉?简单的说这是他们持有西方的固执的偏见,是对社会主义体制的恐慌,他们觉得他们的所谓的自由在接触到这种制度的时候会发生变质,每一个人都向往自由,香港的年轻人更是如此,所以游行示威、骚乱暴动。

       这里还需要回答另外一个问题,自由是什么?“自由”的定义有多种,中国古文的意思是“由于自己”,简单的说就是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都源于内心,自己做主,人身自由、信仰自由,但真的能自由到无所顾忌、为所欲为吗?法国大革命纲领性文件《人权宣言》中的自由是“自由即有权做一切无害他人的任何事情”,世界对自由的阐述虽各有不同,但都知道自由是相对的,是有前提的。那么香港的这些示威者口中的自由又是什么呢?表达自己的不同观点没问题,游行示威没问题,但对于不同意自己政见者就施暴,表达自己反对意见的方式就是阻碍交通、侮辱国旗?这是一种没有底线的自由,是在挑战“一国”底线。97之前港督都是由英国人直接委派,那个时候咋没有奋起反抗,争取普选?“一国两制”的创新提出,是中央给予了香港最大的关怀,97年亚洲经融危机、08年国际经融危机过程中中央对香港的支持,还税收免除,可谓用心良苦,但有些人不满足,不感恩,“逢中必反”成为了这些人的价值观,在享受着中央给的福利的同时,还不准中央管,打着民主自由的幌子,想要自己心目中那绝对的自由!这就像老话说的门槛王,家里横,这种不满和反抗带着强烈的“少爷脾气”,闹得天翻地覆、鬼哭狼嚎,还到邻居家告状,说自己被限制自由,被家暴......

       其实说到普选,必然要说到制度,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世界上195个主权国家中仅有5个社会主义国家,而中国是最大、也是最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然而西方思维里面不乏对社会主义的偏见,觉得在这些国家里面人们是被洗脑,是被独裁统治的,这也是香港一些人士逢中必反的制度根源,他们理解的“高度自治”是想完全自治,就像他们对自由的理解,任何事情都是有前提条件的,必须在“一国”的前提下进行选举,这是底线!不要打着民主的旗帜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对任何中央的意见都觉得是干涉,是香港民主自由的破灭,这是妄想症,这是把绝大多数香港人的福祉作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至少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中国选择社会主义、坚持走自己的道路是正确的,中国复兴之路势如破竹,这些反对派们用西方思维来诋毁中国大陆,这是对西方民主自由的盲目崇拜,这也是香港教育的问题,年青人对自己的祖国没有认同感,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不了解,连自己的祖国都不热爱的人,还能谈什么?

       香港固然存在社会问题,请问哪个国家、哪个地区没有自己的问题,那问题的解决是靠暴力来解决的吗?香港俨然成为了中西方逐力的战场,鱼龙混杂、外部势力煽风点火。“五大诉求”之一是要赦免“示威者”,这是一个很好笑的地方,口口声声说热爱香港,为香港战斗的人却是用瘫痪交通、暴力破坏来表达,他们的暴力不是暴力?释放暴徒那是对法律的践踏,警察的维纪被恶意抹黑,不允许不同表达,做着伤天害理的事情,这就是这些人要的自由?何等自私自利!这样的人能给香港带来未来?看一看香港的一些通识课教材,公然渲染中国威胁论,抹黑中国,这不就是教唆孩子来攻击自己的母亲吗?是非不分,这是好大的笑话!世界上哪个国家和地区有这样教育公民的?宣扬对自己祖国的仇恨,是一种险恶用心,这不是民主自由,这是无底线。人在做,天在看,这些人终将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中华民族历经沧桑,家和万事兴,只有齐心协力才能不断进步,看一看我们国家周围的环境,国际形势越来越复杂,要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生活在脚下的土地上,就应该热爱这片土地,热爱自己的祖国,不要老是觉得国外的月亮多圆,国外的制度多好,取长补短才是最好的发展思路,香港应该尽快结束目前的社会动荡,各方深刻反思,充分利用好自身的优势,与大陆一起携手发展,共同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力量。

       “我要活到1997年,在中国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时去看一看,哪怕是坐着轮椅也要到这块土地上去走一走。”1992年1月19日,邓小平站在深圳皇岗口岸的过境桥边深情地眺望香港,久久不愿离去。



上一篇: 如何书写英文字母?
下一篇: 晚安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