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文随笔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关于我的个人博客-About me-عن نفسي

白天做梦的人

 

在阳光普照的白昼,他们闭目游弋,

于独特的空间,编织不一样的思愫, 

他们是白天做梦的人,精神世界的异旅, 

查看更多...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

题夜东风记

寒食春雨绵,灯檠无影埋。

纥干山雀落,巾车几人还?

麦饭豆羹燃,头纲冬青盘。

查看更多...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

四十万分之一

弹片是什么形状的
胡乱的飞
在清真寺的围墙上、石阶土路留下无数个弹坑
炸断人们的腿,掩埋掉那些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切断所有痛苦的呻吟
以及给婴儿保温箱供给的电流
寒夜可怕的冷
那不是电闪雷鸣
那是黑夜里嗜血魔鬼怒吼的声音
那不是加兰特的“人形动物”
而是小孩沾满鲜血的手
左一只 右一只
那不是荒野求生
那是断壁残垣、人间炼狱

火药是什么味道的
令人窒息的
血腥四溢
还散发着金钱的铜臭味
在潮湿的、阴暗的下水道里弥漫
并在这里,进行肮脏的交易
那些深思熟虑的谎言
那些垃圾堆里找来的“证据”


泯灭人性的贪婪,用深红的烙铁
癫狂的嘲笑着
在历史的车轮上打上一道道深深印迹
强盗的逻辑
用受害者来渲染自己的伤痛
鳄鱼的眼泪
却从来不会顾及别人的苦难

查看更多...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1

闲言碎语

甲:黄昏的颜色,吹着些许微风,只用思考锅碗瓢盆和烧酒的味道
乙:奇怪的是闷热天气,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呆坐在树荫下,像是无家可归,我没有搭话,径直走开
丙:没有太多的时间,窗外的风跑来吹散了我吐的烟圈
丁:纷繁复杂的事,就像棉花糖一样,又甜又腻
戊:当我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桃子的花许下四季如春的愿望
己:我是有神经病,但你要给我保密!
庚:陕西红苕尖两元,西湖的藕五元,本地豇豆三块,蛇皮口袋里还有古玩
辛:昨晚喝了二两烧酒,因为白天留了二十斤汗
壬:唐诗三百首背的差不多,那我什么时候可以降妖伏魔?
癸:十三,九姑娘说她舅妈家的二姨夫的六姑婆的儿媳妇生孩子,你帮我随个礼吧!
子:春风如玉,子曰在左。
丑:什么时候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就是什么时候安静下来
寅:星星点点的窗灯,我在灯外,你在灯里
卯:这里有两把刀,一把厚钝就砍骨剔肉,一把轻薄就切丝拍瓜,时间久了都有了想法
辰:隔壁村的王二麻子和河西头的刘老三是舵手,手法娴熟,赚了不少钱
巳:那个谁你听说了吗?那个谁谁谁因为那个事被那个了!好像还挺严重,原因可能不那样简单
午:鬼扯!一方面是山火太大了,人不够;另一方面我抗议灶火太小,那青蛙什么时候熟?
未:下一站有下车的不?如果没有,但规定动作要走
申:我在想那些高价回收黄金、高档酒的,价格会有多高?
酉:你们的问题太多了,知道好奇心害人吗?额…好像喜欢思考的人才更有可能创造
戌:进一步积极的完善自己的不足之处
亥:“为人民服务”,记住这几个字了吗?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